复制特斯拉失败,前途汽车超跑梦碎

华夏智能网“没钱”两个字,贯穿了陆群与前途汽车上百名员工长达数月的讨薪拉锯战。“我们分ABCDEFG七个职位层级,从去年7月开始,前三个级别的员工最先开始停止发放工资,D、E、F、G级则在去年八九月出现同样的状况。”由于多次协商未果,前途汽车的部分员工已经前往公司,“驻扎”在大厅讨要被拖欠

华夏智能网

“没钱”两个字,贯穿了陆群与前途汽车上百名员工长达数月的讨薪拉锯战。

“我们分ABCDEFG七个职位层级,从去年7月开始,前三个级别的员工最先开始停止发放工资,D、E、F、G级则在去年八九月出现同样的状况。”由于多次协商未果,前途汽车的部分员工已经前往公司,“驻扎”在大厅讨要被拖欠的工资。

据了解,此前将复工时间由3月中旬调整至5月6日后,前途汽车曾告知员工,根据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放假期间员工当月工资不低于苏州市最低工资标准的80%。

当然,这个承诺至今没有兑现,今年2月,前途汽车发布离职结清协议,要求员工主动或协议离职,否则将强制解除劳动合同。

讨薪风波与劝退“条约”

这份“不平等条约”成了激化双方矛盾的导火线,公司打算息事宁人,员工们偏就“制造动静”。他们拉横幅,在一楼大厅静坐,微信群里甚至流传着有人因拿不到工资准备跳楼的视频。大家据理力争却屡屡碰壁,反馈回来的永远只有两个字——“没钱”。

当地媒体的广泛报道最终招来了高层关注,CEO陆群在工作群里发了火,他质问员工“是想捧我当网红吗?”然而生气归生气,对于发放工资一事,他却只字未提。

一位入职4年的老员工向记者诉苦,自己勤勤恳恳工作,“公司让奉献我奉献了,股票也买了,AB贷让借款我也借了,欠了9个月的工资不哭也没闹,一直默默坚守岗位,现在要离职了还要忍受霸王条款,默认自愿离职,默认放弃赔偿”。

他表示,自己可以放弃赔偿,前提是股票、工资、借款给出一个明确的还款时间,“哪怕时间延后我也愿意等”。但现实是,所有的要求都石沉大海。

去年7月,前途汽车宣称自己融资困难,进入严重资金短缺阶段,“公司感谢各位困难时期的不离不弃,待公司脱离困境,再请大家一起共创前途”。这种程式化的语言看似诚恳,但最后都归结为“没有钱结清工资”。

图片来源:协议书

半年之后,前途汽车的母公司北京长城华冠推出离职结清协议,让员工自行决定去留。按照协议,员工如果选择主动离职,可以在5月底前结清工资,无赔偿;如果选择协议离职,可以拿到国家规定标准的N+1赔偿金,在2020年8月31日之前结清工资。

该协议还提到,如果不接受主动离职或协议离职,将和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即使员工申请仲裁也不会和解,“二次庭审的周期在3-6个月,为了大家能够及时拿到钱解决眼前困难,请大家采取离职结清的方式”。

融资是车企的生命线

一边是拿不到钱的焦虑,另一边是对行业前景的担忧。养家糊口的重担压得员工“几乎喘不过气”。

若是放在往常,对于欠薪半年的公司,员工们本该心怀怨恨。可是到了今天,他们却只盼着公司能早点好起来,“因为只有它好起来,我们才能拿到活命钱”。

类似的矛盾占据着每个人的内心,尽管声称失望透顶,但公司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轻易点燃他们的希望。

去年9月,前途汽车曾以部分员工信息办理信用贷,用于补发部分基础员工的工资。在那之后,公司又传出了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的“好消息”,据传资金会在11月陆续进入,给员工补齐工资。但很快,公司再次难以为继,员工公积金停缴。

有离职员工透露,3月曾有抵押公司出现在工厂考察,之后就再也不见踪影。对于抵押厂房、设备能起到多大所用谁也说不清楚。与其苦苦等待,他们更期望政府能出手相救,“目前公司值钱的只剩下地皮和双资质了”。

欠薪、裁员在汽车行业从来就不是个案,甚至卷钱跑路的其实也不在少数。

去年下半年以来,华泰、众泰、长江、绿驰……相继被曝欠薪。

今年3月,深陷资金困境的绿驰汽车被河南政府“兜底”,成为造车新势力中第一家被国资控股的企业;蔚来汽车与合肥政府牵手,拿到了超过100亿元的救命钱;几乎弹尽粮绝的博郡汽车还在等待天津政府出手相救。

现金为王的艰难时刻,融资就等同于定心丸,可并非每一家车企都有这样的运气。

排名靠前的“造车老手”

我们能够看到,作为头部势力的蔚来、威马、理想等车企时常会有融资进账,可是站在从业者的角度,融资速度放缓、资金迟迟未到、数额不及预期等问题却愈发普遍。如果得不到解决,它们大抵会和“前途”一样,陷入到无法摆脱的恶性循环。

图片来源:企查查

今年3月11日和17日,由于未能按照约定向庆典服务提供方支付酬劳,陆群被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包括买房、旅游、子女就读私立学校等。

曾几何时,“前途”也是一家颇有前途的公司。

在中国数百家造车新势力中,前途汽车不是最靠谱的,但一定是排名很靠前的。2010年,其母公司长城华冠设立电动车事业部,研究电动车技术。2015年2月,长城华冠成立前途汽车,公司的主营业务开始扩展到整车制造和销售领域。

当其他造车新势力还在为资质发愁、还在向资本市场展示其理念的时候,前途汽车已经通过自身努力,获得了发改委和工信部双重资质。2015年9月,母公司长城华冠挂牌新三板。三年之后,前途汽车携新车K50亮相,从当时的投资规模来看,公司的初始计划是率先生产5万辆。

理想很美好,现实却给了它重重一拳。

自2018年开始投产,售价高达70万元起的纯电动跑车K50上牌量不超过200辆。

图片来源:前途汽车官网

超跑构筑的虚幻世界

惨淡的销量让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

登陆新三板后,长城华冠共经历5轮融资,合计约30亿元,其中绝大部分都砸在了前途汽车上。2016年-2018年第三季度,长城华冠连续亏损三年,亏损金额近7亿元并且呈逐年扩大之势。2019年2月,长城华冠宣布退出新三板。

华夏智能网

图片来源:企查查

“公司战略出了问题。”有投资人士断言。

学习特斯拉高举低打,先生产跑车进军高端市场,再推出其他中低端产品,这是陆群当年的主要策略。他甚至在接受采访时直言,K50从价格甚至性能方面并不尽如人意,但就企业大局观而言,这款产品可能仅仅是其冲破燃油车市场的其中一颗“子弹”。

然而这颗被寄予厚望的子弹,在出膛前的那一刻哑了火。

过于高昂的定价和小众定位,为K50的出师不利埋下了伏笔。“他们对标的保时捷718本身就很小众,车的表现并不亮眼,也还要去跟保时捷竞争,想拿到市场份额的难度太大了。”行业专家认为。

曾经的风光就如绚烂的烟火,过后是一片漆黑。前途汽车的经历是教科书一般的存在。造车必然要务实,这个从互联网公司跨界造车都明白的道理,反倒被前途汽车这样有造车基因的企业给遗忘了。

综合自:华夏时报、未来汽车日报、雷锋网

作者:乒乓一言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4757012064037499&wfr=spider&for=pc

本文由 汽车热线网 作者:admin 发表,其版权均为 汽车热线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汽车热线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