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陕西作家黄冰散文作品——静夜思

人物推荐:黄冰,书香门第。善良为本。父亲是原陕西榆林学院中文系教授。自小目濡耳染,读书思考。阅读过许多中西方文史哲美。独立 的三观世界。常将思想倾注笔端。笔耕不辍讴歌赞美净化行业、延长石油、能源兴国。系统内外发表过大量写人记事的宣传文章。多年来文学梦想不灭,矢志不渝执着追求。写家乡的风物人情、录心灵的波澜、记山川河流日月四季之美。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集出版。2014年8月北京时代作家出版社出版2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集《月迷津渡》。此外,在省级以上报刊杂志星星诗刊、诗歌报、青年文学家、山西文学、安徽文学等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

http://img.toumeiw.cn/upload/images/20211023/c044245e510c56882d4fee95d361fd96.png

人物简介:黄冰,男,汉族。籍贯陕西绥德。供职于陕西延长石油青阳岔天然气净化厂。信奉不以无之事、何遣有涯之年?故常将所思所悟倾注笔端。有两部文学专著《月迷津渡》和《思想的羽毛》全国公开出版发行。

系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青年诗人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诗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在线、文学家杂志社、文学欣赏杂志社、九州作家杂志社、作家故事杂志专栏作家、陕西精短小说、九天文学杂志社、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冀东新闻网特约记者、cctv《民声与法》栏目陕北联络人、安徽省《当代文学家》杂志社特约作家、山东省《望月文学》杂志社特约作家、黑龙江省《青年文学家》杂志社陕西榆林分会主席。
散文《病中情绪》荣获青年文学家杂志社2018年至2020年文学大奖赛散文组特别奖、诗歌《她凝视着我》荣获青年文学家杂志社首届七夕杯爱情诗大赛优秀奖、抒情散文《净化厂里的青年近卫军》荣获文学家杂志社2020年首届中华龙杯文学作品大奖赛一等奖。
在《诗潮》《叁花》《文学家》《星星》《诗歌报》《作家报》《山西文学》《安徽文学》《陕西日报》《北方文学》《文学世界》《天津散文》《时代作家》《青年文学家》《文化艺术报》《陕西终南文化研究》《西部散文选刊》等省级以上报刊杂志及文学平台发表诗歌、散文、小说、剧本等各类文学作品共约60多万文字。

http://img.toumeiw.cn/upload/images/20211023/21843e6b668939a1ace1c04c33bd239c.jpg

静夜思

作者:黄 冰

寂静的秋夜,寂静的时分,窗外并没有鲁迅先生于字里行间种植的独特的两棵枣树让我陷入沉思。只是外面的另一种场景牵引着思想之翼。黑黝黝的毛发尽落的群山轮廓,一簇簇灰色如梦似幻的云朵接连扑向山的怀抱。再上是隐约可辨的闪烁群星,看着一片灿烂的它们,好像共同簇拥在一个约定的空域,其实不然,这只是视野和思维的错觉,它们各自相距甚远,隔着无限广阔的银河星光彼此交错,有的是从几亿光年以外投射的,有的好似近在咫尺,实际上也至少有数百万光年之远。这是早已经消逝的太阳之子们的余光绵绵不绝。这不象征着无数年代里无数的人群留给我们的记忆之光?

 

在未有我之前,时间的步伐已经走过了无尽的路程,无数的日升月落朝朝暮暮,无数的杀伐决断快意恩仇,无数的家长里短寻常琐事,早已如过眼云烟迅速消散了。在我极其有限的生涯之后、在没有我的存在时光里,依旧是无穷无尽绵绵不绝的光阴旅程,我们寥寥无几的年华,与浩瀚的往昔与未来相比,简直不如沧海之一粟。在已经逝去的过往和不可及的未来光阴里,我又在哪里?人生短暂一瞬间,犹如春梦了无痕,又似泡影转瞬即逝。那么,我的梦想、我的付出、我的努力,甚至我的忧伤、我的困惑、我的迷茫就更是影中之影,如此,活着的“一微秒”又有什么意义?当然也有不少生活和情感受挫之人感觉时间过得太慢了,分分钟都是旷世的煎熬(无论主观感受如何,终点到了都得上路)。生前与身后我又分别是两种什么形态?我来自哪里去往何方?这是一个人应当具有的终极追问。一代哲人叔本华深刻领悟到了这一点,但他并没有在痛苦的追问中沉沦,而是奋笔疾书将卓尔不群的见解与思想付诸笔端,留下了煌煌哲学巨著,最终也很快消失在滚滚时间洪流之中的他因此而名垂青史。
http://img.toumeiw.cn/upload/images/20211023/61c253a097c1906fe897f9b05783ca4b.jpg

在咱们国家两千多年前也有一位与叔本华同样通达之人,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庄子。相传当与庄子相依为命相濡以沫的妻子不幸身染重症撒手人寰,庄子的举止却大异于常人,他不但没有悲痛欲绝呼天抢地,甚至不见一点忧伤的神色,反而还鼓盆而歌似在庆贺:“生死本有命,气形变化中,天地如巨室,歌哭作大通”。看着这个疯疯癫癫的老汉,左邻右舍一致认为庄子因伤心过度失心疯了。其实不然,这位中国历史上世不二出的奇人,早就窥破了生死大关。他这样解释自己的惊世骇俗之举:患难与共的老妻去世,作为丈夫按道理应该悲从中来,但我妻子本来就不该出生,不该具有人的形体,甚至是不该具有气息。只是夹杂在恍恍惚惚的境域之中,变化而有了气息有了形体有了生命,如今经死之巨变又回到起点,妻子安详地仰卧在天地这个大房子里,何悲之有?这与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的轮回运行何其相似?庄子认为人的生命是气之聚,死亡则是气之散。人生是从无到有,人死是从有到无,这与季节昼夜一样都是宇宙自然的变化,所以生死皆不足悲喜。庄子进而认为人生大梦一场死后就是醒来。世上最初并没有生命和死亡的概念,只是后来天地间产生了气,气又演变成形骸、生命和死亡。庄子的核心思想就是万物形成于气,气凝聚而成万物,气与万物永恒循环转化。气就是天地原气,类似于宇宙大爆炸孕育了不同维度的生命。
曾经在网上读到过一篇令人十分惊悸的文章。一对早年离家出走的夫妇,多年后终于衣锦还乡回到阔别数十年的家乡,其时日夕期待他们归来的父母早已双双辞世。不胜悲痛之余,当天晚上老宅灯火通明觥筹交错,亲友们热烈地庆祝同胞劫后余生荣归故里。就在一片热闹声中,人群聚集的堂房正梁上突然发出持续的索索嘶嘶声,大家抬眼一看,所有人都被惊吓得呆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呼被硬生生噎进肚里。周身的血液仿佛也停止了流动,成了木雕泥塑的木偶。只见中间的横梁紧紧相依着两条巨大的菜花蛇,它们的尾巴甚至还交结在一起。两条蛇一动不动神态安详,代替眼睛功能的分叉的蛇信子不断吞吐着,搜寻捕捉着下面的声音,既不立刻逃走也不突袭伤人。两条蛇就这样与人群上下对视了好长一会,少小离家老大回的这对夫妻(女儿女婿)马上扑通跪倒在地嚎啕大哭,口称“爸爸妈妈,请原谅女儿女婿的不孝,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在身边好好照顾你们,今天才第一次回家,可是你们已经不在人世了。父母英灵在上,明天乃至以后让你们灵前香火不断”。说也奇怪,这几句话刚一说完,那两条又长又粗斑斓的菜花蛇滋溜一下滑下房梁不见了。
这两条突如其来的不速之蛇,难道是他们生前的灵气所化,还保留着人世的信息,还像原来那样相亲相爱。这要么是巧合,要么就是庄子所说的人死化气,气又转变为另一种生命形态,在与我们迥然不同的世界里,在茫茫的宇宙时空继续欢度日月。
http://img.toumeiw.cn/upload/images/20211023/18f37038cdcff713df891b904022eca1.jpg

这样的轮回是因为有一个“主管一切”高高在上的造物主吗?不是,强调气之生化的庄子又说不存在人格化、拟人化的众生之神。神其实就是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自然之力。爱因斯坦等科学家也赞同这一说法。
有幸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一员,其实就像实时监控器上的无数时代里的无数个我,我君临天下我纵横江湖,我富可敌国我穷困潦倒,我温柔可人我面目可憎。生就是一个整体分裂为无数个我,死则是所有的我又归于一个巍然不动不变的整体。
无数个命运走向不同的我正如无限长的树枝上的无数颗颤巍巍湿漉漉的露珠,在不断地坠落破碎。但又有新鲜的晨露时刻绽放,那么,在形成这根树枝永恒的整体性方面,每一颗露珠、每一个人也都是永恒的。
静穆的夜晚,凝望着历史与现实的星空,心中在思考永恒与瞬间存在与消失的宏大主题。
那么,我既是“会思想的芦苇”,也是一颗永恒的露珠。(图片资料来自网络)

 

本文由 汽车热线网 作者:admin 发表,其版权均为 汽车热线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汽车热线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